摆渡诗魂

天津时时彩杀号论坛  http://www.skyheart.com.cn2017年07月22日来源:泸西之窗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
   “明月别枝惊鹊,清风半夜鸣蝉”。半江瑟瑟上,我是一个摆渡人。

      我来自远方莽莽大地。在我身旁,沙,是风的儿子;草,在结它的种子;叶,在雨中送走心上人。

      千万个光阴前,湖月照我影,送我至这半江红。我是一个摆渡人,肩负着强大而厚重的使命,摆渡苍生与灵魂。

      “半醒半醉日复日,花开花落年复年”。我吟咏诗词,像在吟咏故乡的夜。

      手中的船桨木香溢浓,脚踏的竹排竹气清澈,肩背的酒壶圆盖却盖不住惆怅与忧患。

      为何?因为即使摆渡得了计算机的荣耀诞生,摆渡得了互联网于全球的风靡,摆渡得了人心的空乏与寂寥。我却独哀—地球,人类,已被轰鸣的机械所占据,被六平方分米的键盘而奴役。机器宣示其强悍的统治即将开始,再加上冷血与不可一世的狂妄。

      在机器的统治下,人们经历着快节奏的生活,无暇顾及中华文化的恩赐,无暇顾及万古流芳的诗词,无暇再温童年的咿呀“床前明月光”。生活演变成了“半生辛苦半生空,半为功名半为才”的戏剧,生活不再有“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知否,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”的诗词情怀,不再有于生活的敬畏,只有苟且,只有麻木,只有速成语段。没有文化,只有干粮。

      是这样一个惊奇的梦。梦里,铁马冰河拒入我梦,十月蟋蟀永在春秋。

      我怀念故友,那个以诗为魂的大丈夫。

      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”,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”’。春秋的你,是生命基因,灵魂的酵母。

      “天意须君会,人间要好诗”,“惟歌生民病,愿得天子知”。大唐的你,是人性光辉,熙光朝露。

      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”“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,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”,雅宋的你,是一树一树的花开,是雨后初晴的一点红。

      我该启程,去寻找你。

      “八千里路风雨月”。我们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  心如刀刃。曾经“酾酒临江,横槊赋诗”的美男,如今却是面黄消瘦,骨瘦如柴;曾经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的娇子,如今去落魄在这黯淡角落;曾经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的君子,如今却被人遗忘在风中。

      欲哭,泪横。

      “巴陵无限酒,醉杀洞庭秋”。

      我没齿难忘,我今日之模样,是这位故友如何打造―“读书随处净土,闭门即是深山”成就了一字字笔墨,让我匍匐为真理面前求知的学童;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”成就了我乐观旷达的心态,不争不扰,看云卷云舒,看雨打烂了芭蕉;“风一更,雪一更,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”成就了我热爱生活的心境,让我明白,幸福就是故乡,故乡的山长水远,故乡的诗词小笺。

      我得摆渡他--中华的诗魂。

      我与诗魂,载着万古青卷,载着华夏经典,载着不屈的灵魂,载着不死的诗心,我们上路。

      木舟及处,皆是繁花。

      也许,在二十一世纪,他不曾远行,却无碍生命的纵深。中国人的诗心与生俱来,现在,只需我们在经典面前多一点谦恭,多一份尊敬,多一点保护,多一份传承。那么,我们将收获诗词的的感动,洗涤我们的耳目,重燃生命的热情,迎来一场文化的盛宴。

      他有难,需要过岸。我划着船桨,一路相送。等他到岸了,听见有人哼着“杨柳青青江水平,闻郎江上踏歌声”。我也该走了。

 作者:饶墨涵

中国林业网7月22日讯